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

企业廉洁合规监测评估平台

返回顶部

当前位置:首页 > 大咖讲坛

唐任伍:中国式现代化的价值追求

发布时间 : 2024-01-15 浏览量 : 18039
核心观点

●中国共产党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党,中国共产党的价值追求本质上与科学社会主义的终极价值追求是一致的,“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本质上就是中国式现代化的价值追求。

●中国式现代化是与社会主义的有机结合,这是中国式现代化的制度追求,是由社会主义价值原则和核心理念所决定的。

●中国式现代化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延续、迭代与创新,赋予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新的生机,展现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并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实现中华文明、社会主义文明和现代文明有机融合,构建起人类文明新秩序、开创出人类文明新形态。

●中国式现代化的价值追求是实现国家、社会、公民三者的和谐统一,形成一个稳定、和谐、可持续发展的良性循环。

●中国式现代化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走和平发展道路,弘扬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引领着人类进步的潮流。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中国式现代化,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既有各国现代化的共同特征,更有基于自己国情的中国特色。”中国式现代化的核心是人,嵌入社会主义内在价值追求的中国式现代化,基于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取向,将“人的发展的平等机会”作为自身的价值追求,这就决定了“中国式现代化”具有与“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完全不同的价值追求。

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科学社会主义,其价值追求是建立一个消灭私有制、消灭剥削、人人平等、个个幸福、按需分配的理想社会,这个理想社会就是共产主义。在这个理想社会中,社会物质财富极大丰富、人民精神境界极大提高,“代替那存在着阶级和阶级对立的资产阶级旧社会的,将是这样一个联合体,在那里,每个人的自由发展是一切人的自由发展的条件”,阶级之间、城乡之间、脑力劳动和体力劳动之间的对立和差别没有了,每个人都能够得到自由而全面的发展,人与人之间、人与自然之间形成了一种和谐的关系,“这是人类从必然王国进入自由王国的飞跃”。“人的全面解放”和“人的自由发展”,成为价值追求的终极目标。中国共产党是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思想的党,中国共产党的价值追求本质上与科学社会主义的终极价值追求是一致的,“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本质上就是中国式现代化的价值追求。

中国式现代化的价值追求之一: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世界上既不存在定于一尊的现代化模式,也不存在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现代化标准。我们推进的现代化,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中国“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而是走一条中国式现代化之路,“坚持把国家和民族发展放在自己力量的基点上、把中国发展进步的命运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中国人民选择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以马克思主义作为理论指导的社会主义现代化道路,是历史的必然。在国家和民族危机日益深重、文明蒙尘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中国人民奋起抗争,曾尝试选择过改良道路、君主立宪制、资本主义道路,但在当时条件下始终行不通,“资本逻辑”主导的西方资本主义企图将中国变成其资本扩张和殖民掠夺的新领地,实现“帝国主义所允许范围内的现代化”,最终也是以失败告终。只有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新中国的建立,才真正成就了符合本国国情的现代化发展之路。正如邓小平指出的,“过去搞民主革命,要适合中国情况,走毛泽东同志开辟的农村包围城市的道路。现在搞建设,也要适合中国情况,走出一条中国式的现代化道路”。党的二十大报告明确指出:“中国式现代化,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现代化”,“从现在起,中国共产党的中心任务就是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

中国式现代化是与社会主义的有机结合,这是中国式现代化的制度追求,是由社会主义价值原则和核心理念所决定的。这是因为:一方面,社会主义坚持以人为本、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原则,区别于资本主义以资本为本、以实现资本增值为基本逻辑的现代化发展逻辑。“中国式现代化”与“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的本质区别,不在于有没有资本、搞不搞市场经济,而在于现代化的价值追求是什么。以“资本为本”、追求剩余价值最大化的是资本主义现代化,“以人为本”、追求人的全面发展的是社会主义现代化。中国式现代化坚持走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目的是实现“两个解放”,即在保证社会劳动生产力高度发展的同时又保证每个生产者个人最全面的发展。另一方面,社会主义以“人类社会”的公共利益为立足点,不同于资本主义现代化的“利己主义”法则。因此,中国式现代化以“共同体”或“社会”的价值为基本遵循,以实现社会平等和共同富裕为价值追求,并借助“制度—实践”的系列制度安排和制度设计来落实,要控制资本垄断、引导和规范市场经济,解决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矛盾,以防止两极分化、实现共同富裕对冲资本主义现代化的所谓“自由市场经济模式”,以“全过程人民民主”对冲所谓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的“自由民主模式”。

中国式现代化的价值追求之二: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中国是世界上四大文明古国之一,也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文明从未中断的国家,产生了无数引领世界潮流的思想家、政治家和军事家。四大发明影响了世界文明发展进程。春秋时期的政治生态、盛唐时期大气包容的人文精神,农耕文化的繁荣,中华民族为人类文明进步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古代中国一直走在世界前头,独领风骚数千年。“中华之名词,不仅非一地域之国名,亦非一血统之种名,乃为一文化之族名”,在“许多世纪以来,一直是人类文明和科学的巨大中心之一”。近代以来,清政府腐败无能,在西方列强的掠夺欺凌下,国家蒙辱、人民蒙难、文明蒙尘,中国落伍了,更谈不上什么现代化。

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是近代以来中国人民的梦想和追求,但只有在中国共产党成立以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航程才正式开启,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一百年来,中国共产党团结带领中国人民进行的一切奋斗、一切牺牲、一切创造,归结起来就是一个主题: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共产党的主要缔造者之一李大钊首先提出了“中华民族之复活”,“复活”与“复兴”虽有一字之别,但意思基本一致。毛泽东在解放战争全面胜利前夕指出,要“使中华民族来一个大翻身”。新中国的成立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改革开放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开辟了广阔前景,尽管邓小平没有明确使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提法,但他制定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蓝图,提出了“振兴中华民族”概念。2001年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80周年时,江泽民首先提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这一概念,并在2002年党的十六大报告中强调,中国共产党从成立那一天起,就“肩负着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庄严使命”;2011年在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0周年大会上,胡锦涛再一次强调“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展现出前所未有的光明前景”。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习近平总书记对“中华民族伟大复兴”进行了系统化、理论化的阐释,并将其形象地称为“中国梦”。自此以后,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成为中国式现代化的价值追求的最强音。党的二十大报告明确指出,“从现在起,中国共产党的中心任务就是团结带领全国各族人民全面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实现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以中国式现代化全面推进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式现代化是中华五千年文明的延续、迭代与创新,赋予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新的生机,展现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并推动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实现中华文明、社会主义文明和现代文明有机融合,构建起人类文明新秩序、开创出人类文明新形态。

中国式现代化的价值追求之三:国家、社会、公民的和谐统一

中国式现代化的价值追求是实现国家、社会、公民三者的和谐统一,形成一个稳定、和谐、可持续发展的良性循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展现了一幅国家、社会、公民三者有机统一的中国式现代化美妙价值追求图景。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展现的是国家层面的中国式现代化价值追求。“富强”既表征国家的富饶强盛,又指向全体人民的共同富裕,构成了经济建设的现代化价值追求;“民主”即人民当家作主,构成了政治建设的现代化价值追求;“文明”表征的是文化教育、科学技术上的繁荣,是现代化国家的显著标志,构成了文化建设的现代化价值追求;“和谐”是人与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之间的协调状态,构成了社会建设的现代化价值追求。

“自由”、“平等”、“公正”、“法治”展现的是社会层面的中国式现代化价值追求。“自由”强调中国式现代化发展中对必然规律的认识和对客观世界的改造;“平等”强调中国式现代化发展必须注重权利平等、机会平等、规则平等;“公正”体现着中国式现代化发展对于社会公平正义的崇高追求;“法治”强调中国式现代化发展遵循的规范与秩序运行。

“爱国”、“敬业”、“诚信”、“友善”展现出公民层面的中国式现代化价值追求。“爱国”反映出人们对祖国的热爱之情,“敬业”体现出对职业与工作负责的品格,“诚信”强调信守承诺、言行一致,“友善”体现良好人际关系。

中国式现代化在国家、社会、公民三个层面上的价值追求,相互贯通、相辅相成、有机统一,构成了一个逻辑严密的统一体,共同为建设现代化国家、发展现代化社会、培育现代化公民提供驱动力和价值遵循。

中国式现代化的价值追求之四: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当今世界,和平、发展、合作、共赢成为时代潮流,“各国相互联系、相互依存的程度空前加深,人类生活在同一个地球村里,生活在历史和现实交汇的同一个时空里,越来越成为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命运共同体”。以“资本逻辑”先发实现现代化的西方少数资本主义发达国家,利用其资本、技术、市场主导优势,通过殖民、战争、掠夺等手段,收割后发国家的财富,塑造了以“自由市场、三权分立、普世价值”组合起来的“现代化”话语霸权,并将其包装成现代化的普世价值和先验要素标准,强制其他国家遵守,构筑起西方资本主义现代化的利益格局和国际秩序,制约着广大发展中国家实现现代化的权利和空间,加剧了南北对立、两极分化,引发世界动荡不安。

中华民族崇尚和平、推崇和谐共融、以和为贵,传统文化中充溢着深厚的和平大同主义情怀,和平已成为融入中华民族血脉的文化基因,文化血脉中“没有侵略他人、称王称霸的基因”。中国历史发展进程中从来没有产生“资本逻辑”的土壤,不可能走西方的资本扩张之路,历史上“中国强盛到国内生产总值占世界30%的时候,也从未对外侵略扩张”。中国人民在国际交往中,始终秉持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的理念,不仅希望自己过得好,也希望世界各国人民过得好。以美国为首的少数西方国家炮制出各式各样的“中国威胁论”、全方位打压遏制中国现代化发展和中国和平崛起,中国始终信守“决不称霸”的承诺,以“新型大国关系”、“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建“一带一路”倡议等贡献全球治理的中国方案,对冲美国等少数西方国家的“脱钩断链”、“小院高墙”。

中国式现代化是建立在独立自主、自力更生基础上的和平发展之路,正如党的十九届六中全会所指出的:“人类历史上没有一个民族、一个国家可以通过依赖外部力量、照搬外国模式、跟在他人后面亦步亦趋实现强大和振兴。”中国式现代化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走和平发展道路,弘扬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引领着人类进步的潮流。作为一个有960多万平方公里土地、14亿多人口的发展中大国,我们对历史上遭受过“资本逻辑”企图将中国变成资本扩张和殖民掠夺新领地带来的民族危机、文明蒙尘的苦难记忆犹新,对广大发展中国家遭受或正在遭受的西方资本主义移植的西方模式“现代化”痛苦感同身受。中国式现代化“既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也为人类谋进步、为世界谋大同”,“为解决人类重大问题,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贡献了中国智慧、中国方案、中国力量,成为推动人类发展进步的重要力量”,本身就是对世界的重大贡献,同时也为广大发展中国家提供了实现现代化的新的道路选择。

来源:北京日报

作者:唐任伍 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教授

主管单位: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

主办单位:企业廉洁合规研究基地

学术支持:湘潭大学纪检监察研究院

技术支持:湖南红网传媒科技发展有限公司